凌雪霜

【凹凸世界乙女向——当你和他有孩子后的日常】

【下】
下篇补上了
内含嘉/安
严重ooc!

没问题的话?
GO!




【嘉德罗斯】

作为一名王妃确实很累,每天都要保持机器式的微笑。嘉德罗斯更累,先不说每天早上的会议,光是要批的奏折都有一大摞。

“罗斯,还不睡吗?”深夜,你为还在忙碌的他披上一件衣服,问道。

他瞥了你一眼,道:“渣渣,你身体弱,先去睡吧。”他叹了口气,心情有些烦躁。

“我就在这陪着你,不走。”你固执的往地上一坐。

他无奈,将你抱在怀里。他的怀抱十分温暖,令你安心。

“我是怕你生病,没办法,渣渣的身体比较弱。”

“嗯嗯。”

你轻笑。
明明想抱你,却要找借口。
笨拙,却又爱的紧。



【安迷修】

安迷修,史上最全能贴心的绝佳好老公。

不用你操心,早饭,家务样样完美出色,却不让你干丝毫家务,悠闲极了。

“辛苦了,骑士大人~”你抱住他,轻笑:“想要什么奖励吗?”

“奖励嘛……”

安迷修低头,吻住你,另一只手解开上衣,吻直直滑至锁骨,胸口。
他褪去你的裙子,一只手勾住你的内衣扣子,一只手托住你的腰。

“可以吗?”他问,未等你开口却已动了起来。

安迷修,我还没同意呢!

来不及反应,身体已经开始配合着安迷修。

关灯,拉窗帘。


————————————
终于肝完
人设崩的一塌糊涂,各位,实在不好意思
我尽力了。
抱歉
人设蹦的一塌糊涂

【凹凸乙女——当你和他有孩子后的日常】

【上】
实在是肝不动了,抱歉
下篇会补上的
严重ooc警告
内含格/金/雷
我是业余的
咸鱼翻身?不存在的
没问题的话
GO!




【格瑞】
“该起床了。”格瑞轻唤你的名字,打断了还在睡梦中的你。

“唔……再睡一会嘛……”你不满的嘟囔着,伸手环住了格瑞的后颈。明明是他昨天晚上折腾你那么晚才睡,可他却早早起来做了饭还顺便送孩子上学。

“吃个早饭再睡。”格瑞将你抱起,要去饭桌。

你趴在他胸口,另一只手不安分的从胸口滑至小腹。

他将你放在椅子上,你开始吃早饭,他却轻啃你锁骨然后开始解你睡衣扣子。

“格瑞……?”

“我也要吃……”



【金】
一大清早起来就要开始给你的大宝贝和小宝贝做饭,做完饭他也就该送孩子上学。

你在家做家务,有孩子以后,你成为了一位表表准准的家庭主妇,为了两个你最亲爱的人,那也没有关系。

“咔哒——”
是金回来了。

“回来啦?”你热情的欢迎他。

“嗯……”他从后面搂住你的腰,抱住你,将脸埋在你的脖颈处,温热的气喷洒在脖子上,痒痒的。

“金?”

“想你了,多抱一会。”

有他在,又有什么不能舍弃呢?




【雷狮】
昨晚折腾到半夜才睡觉,实在是累极了,有孩子之后总是因为各种原因不能给孩子好好做一顿饭,让你有点愧疚。

拖着劳累的身体打算起床做饭却意外的吵醒了一向睡得很沉的雷狮。

“干嘛去?”他有些不满,是在因为你脱离他的怀抱而生气。

“我……我……做饭去……”你看到他有些生气,声音顿时软下去了。

“不用。”他拽过你,将你压在身下,炽热的气息喷洒在你脸上,他眸中有了炽热的火焰。

“雷狮?”

“要不……再来一次?嗯?”
等等……?!没有来得及发言,唇便立马被堵住。

(某位海盗头子的五岁儿子:今天又得自己上学了)

【凹凸世界乙女向——家里有位童养媳是怎样的体验】

安/雷/格/嘉

严重occ警告
GO!







【安迷修】

    工作一天回家后,他的小媳妇总会准时的站在玄关出等待她的丈夫归来。安迷修一开门,总要腾出手来接住他的小媳妇。
    今天应酬回来已经很晚了,打开门,你一把抱住他。不对!他身上为什么会有香水的味道?你哇哇大哭,哭的稀里哗啦的喊到:“哇——你不爱我了——”
    安迷修摇了摇头,无奈的把你抱到怀里,安慰你。
    他吻了下你的额头,笑道:“原谅我了吗?”
    你别过头,不满的说道:“别一个吻就可以打发我,至少两个。”
    他轻笑,在你额头又刻下一吻:“现在呢?”
    “哼,勉强原谅你了。”
    你哼哼,却扬起笑容。

【雷狮】
    晚上睡觉,雷狮习惯性的将你拥在怀里,对他而言,你便是海盗头子最珍贵的珍宝。
    可你最近,却有一点点突发奇想的想撩一下雷狮。
    你翻过身将他压在身下,悄悄靠近耳边,轻舔耳垂,微甜的气息喷洒与脸边。
    “雷狮……”你在耳边呢喃,有些痒。
    感受到身下的燥热,雷狮的眼眸充满了情/欲,似有火焰流转。
    没错,就是现在。
    你迅速躲开,盖好被子道:“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然后据说你十八岁生日那天晚上,被操的嗓子都喊哑了)

【格瑞】
     格瑞每天早早的去上班,晚上又那么晚回来。好几次,你等他等的在沙发上睡着。格瑞很是心疼,却又拿倔强的你无可奈何。
    这天,他为你盖好被子,轻吻你的额头作为晚安吻。
    “格瑞,你每次能不能早点陪我啊?”你低下头,样子委屈极了。
    “嗯。”他点头。
    格瑞答应你的事情从不食言,你得到承诺后开心的保住格瑞,将头埋在他的脖颈处说道:“一言为定,不许食言。”
    为你关上房门后,格瑞的耳朵红的滴血,回想起刚刚,他轻声道:“差点没忍住。”

【嘉德罗斯】
     “哈?家长会?麻烦。”嘉德罗斯听说你要开家长会必须有家长出席然后让他以哥哥的身份出席后,他是十分不耐烦的。
    “不会是你在学校里惹事了吧?”嘉德罗斯大胆猜测。
    “才没有呢!”
     第二天家长会。
     “老师,我家的虫子在学校表现怎么样?”
     “她表现十分优异,成绩也是年级前三。”
     你抬眸看他,仿佛再说:看到了吧?
     “您就是她的哥哥了吧?”
     他偏过头看向你,笑的十分霸气:
     “不,我是他老公。”

摸了张巨丑的女王陛下
我永远喜欢克鲁鲁

【王者荣耀——云亮】

迷一般的刀子
嘿,垃圾的我又来更文了
不喜勿喷
忍受不了左上谢谢
没问题的话
GO?

















    又是雨季。
    帐外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如断了线的珠子般。诸葛亮正望着外面的雨景出神。
    许久,才移回视线。
    记得子龙走时,也是这样的小雨,小,却密。
    “阿亮?阿亮?”
    似有人拿手在他面前挥舞,渺远的思绪才重新回到脑子里。曾经,子龙也喜欢出神,他也喜欢拿扇子在他眼前挥舞。
    他总说:“阿亮,若我有一天死了,你该怎么办?”
    现在,我有了答案:耗尽一生等你。
    这个答案你可满意?
    微微垂眸,一个蓝色的身影有些模糊。
    “你在看什么呢?”
    ——————原来是庞统啊。
    他心里有些失落。
    “一会儿将军要来帐中商讨战事,有什么要准备的吗?”庞统问,边说边沏了一壶茶。
    “将军?”
    “黄忠将军。”
    “哦。”诸葛亮淡淡应了一声,心底又是一阵失落。
    诸葛亮拿起扇子出了军帐,帐内茶的清香有些苦涩。
    自从赵将军战死沙场,这一年来阿亮便心神不宁,他知道阿亮的心里一直有他,也只有他……
    可阿亮,我的心里,也只有你啊……
    窗外的雨一直下着。

【凹凸乙女——当你摔倒之后】

萌新写文,不喜勿喷
如果实在忍受不了,左上角谢谢

没问题的话
GO
嘉/安/雷/格





【嘉德罗斯】
    你扭到了脚,脚裸处的疼痛感实在是超乎了你的忍受程度。你皱了皱眉,求助的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嘉德罗斯。
    “渣渣就是渣渣,真弱。”
    到这时候了,他还不忘嘲讽你两句。嘲讽完转身就走。
    你急了,立马站起身来要追,却又重重摔下。
    他蹲下身子将你背起,一抹绯红却爬上他的耳根。
     “下不为例。”







【安迷修】
    说真的,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伤的这么重,脚裸又红又肿,连站都站不起来。
    你看向安迷修,他的眸子里尽是担忧,心疼的都能掐出水来。
    他将你抱起,微微叹了口气。
    “对不起……”你懊恼的说了句抱歉。
    他轻笑一声,微笑:
    “能为美丽的小姐服务,是在下的荣幸。”





【雷狮】
    你承认,你摔得样子确实有一点点难看,仅仅只是一点点而已。不过雷狮也不至于一脸黑线的看着你吧。
    “下次不会了。”你泪眼汪汪可怜巴巴的看着雷狮。
    “还想有下次?”
    他不屑,直接将你扛起。
    等等?!
    “别乱动,再动一下你试试。”
    吓得立马不敢吱声。






【格瑞】
    摔倒之后,果然如你所料,你十分脆弱的连路都走不了。
    尝试了几次终于以失败告终
    无奈之后想格瑞投向了求助的目光。
    瑞哥,我走不了路了。
    表情没什么波动,但他的眸子里,却泛着心疼。
    他将你公主抱起,语调竟有一点哄孩子吃药的味道:
    “你让我怎么放心”

【凹凸世界:安哥×雷狮】

第一次写激动啊啊啊
一个写的十分烂的刀子
有时间就发糖?




    废墟中,安迷修瘫躺在残破的墙上,浑身鲜血,狼狈不堪。
    『骑士道精神法则:永远保护弱小群体。即便,伤痕累累,鲜血喷涌,也决不后悔……』
    朦胧之中,似乎有谁靠近?
    安迷修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力气,更别说逃跑了……
    “啊……真是狼狈呢,骑士大人,还在遵循你的骑士道吗?”
    略有慵懒的声音带着戏谑,满是高傲。
    听这个厌恶的声音就知道是恶党。
    “无所谓,要杀要剐随便你。”
    就让他完成最后的骑士道吧……
    “哼……”
    雷狮靠近安迷修,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紫色的瞳孔闪着死神般的光芒。
    他掐住安迷修的下巴,用霸道的力量吻了下去,不管安迷修的挣扎,直至嘴角泛血。
    一把刀穿透安迷修的胸膛,鲜血随着伤口流出。
    雷狮就这么吻着他,直至……
    安迷修化作金色的银尘,随分飘散……
    “呵呵……”
    雷狮像个疯子般的大哭,轻声道:
    “笨蛋,下辈子再别遵循骑士道了……”